蓝色长岛旅游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老叶渔家玉石街渔家小庞渔家晓轩渔家
老范渔家景程渔家雪儿渔家仙山珍宝渔家乐
查看: 2389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我与八仙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0

精华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6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9-2 15:49:57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作者:龙一
我平生第一次独自旅行便到过蓬莱,那是1981年暑假,蓬莱阁的门票好像是一角钱。阁里画着“八仙过海”的壁画,阁下礁石密布的海滩,可以随意游泳。我被礁石上锋利的贝壳划伤了脚,在街头小贩铺花五角钱吃了一大盘白色鱼肉,然后效仿那八位著名的仙人,施施然鼓腹而游。今年重游蓬莱阁,那里已经建成一座巨大的景区,布局、景点颇有可观,书法绘画也很出色,从中国神话传统的角度看,这里应该算得上是一生必定一游的佳处吧。

我最早知道“八仙”的故事,至少得在五十年前。当时收音机中内容单调,于是听乘凉的大人们聊天变成为我做广见闻的学习方法。不记得“八仙”的话题从何而起,只记得这个话题引发了大人们激烈的争论。焦点是八仙各自的法器与神通到底是些什么。其实这些大人们将八仙的细节记混了,当时又没有书籍可资佐证,于是这场大辩论不断吸引新成员参加,断断续续持续了几天,自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不过,我却可以从辩论各方吸收营养,在听过“铁拐李借尸还魂”和吕洞宾的一些少儿不宜的故事之后,我慢慢拼凑起了这八位仙人的大致模样,得出的结论是:这八位同志非常非常有趣,是不错的学习榜样。
如今看来,八仙的故事在汉文化传统中如此受欢迎,或许正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“镜像”,或是发现心灵慰藉的“药方”。“八仙过海”对于当年的我,只是单纯的童话故事,我最感兴趣的是八仙的“法器”。试想,一个七八岁的少年,智识未开,神仙变化多端的“法器”,对他的诱惑力得有多大。铁拐李的拐杖,何仙姑的莲花,韩湘子的紫金箫,要是能得到这么一件,哪怕神通差些,该是多么好玩又有用。假如我有吕洞宾的宝剑,街坊胡家的三个淘气儿子非但不敢欺负周围的孩子们,他们必定还会怕我,乖乖听我的话,做点帮助“五保户”之类的好事。假如我有一匹张果老的折纸,每月25日“借粮”之前,就不劳我父凌晨冲寒冒雪,骑自行车前往几十公里外的乡村,偷偷向农民购买小半袋玉米面,好喂饱他那两个永远在喊饿的儿子。这件事想想就让年少的我如痴如醉,届时我将“折纸驴”迎风一抛,倒骑其上,千百里得得往返,不单能买来玉米面,说不定还能买来几斤白面!每想到激动处,我便不由得面红耳赤,雄心万丈。

八仙的故事有个迷人之处,就是他们的“法器”都是寻常物件。于是,我家中的鸡毛掸子、笤帚疙瘩、针线、破落、搪瓷、痰盂等容器,还有通条、剪刀、顶针、笊篱等铁器,被我分别“祭起于空中”,想试试它们哪个有“神通”。当时我坚定的认为,说不定家中真会隐藏有被遗失的“上古神兵”。此事惹的邻居们时常向我父母告状,我也为此没少受到责骂,然而我却认为,大人们都很麻木。穷困磨灭了他们的好奇心和对奇迹的向往。当然,法器我最终没能炼成,但我的想象力,特别是那种在八杆子也打不着的知识之间建立起联系的能力,在神话故事的熏陶之下得到极大发展。当然了,我没有辜负神话对我的培养,成年后干起了写小说讲故事的职业。
1981年,我第一次到蓬莱的时候是大学二年级,正在面临选择。虽说自己学的是汉语言专业,但未来的学业到底该向哪个方向努力?这是个难题。那个时候,胸前佩戴南开大学白底蓝字的校徽,就相当于给我自己贴上一张地道好孩子兼前途无量的标签,然而,我很困惑。

我临风立于蓬莱阁上,眼前没有出现“海市蜃楼”,转入阁内,观看“八仙过海”的壁画,感觉像是宣传画的笔法,雄赳赳的,没有神仙气。人遇困惑,最需要的是启发。我一个个仙人看过去,何仙姑的慈心年轻人难学,吕洞宾太像个天生的神仙,铁拐李长得实在难看,曹国舅出生贵胄没有可比性。看到汉钟离时,我心中一动。这画像身着道袍,总 角袒腹,手持芭蕉扇,脸上两块李铁梅似的红脸蛋儿。“汉钟离,官极品,南柯梦断抛金印。草鞋轻,藜杖稳,笑携日月,独步长生镜。”(云龛子《迎仙客》,下同)
哎呀!我尚且年轻,“长生”的事无须考虑。“官极品”么?你一个吃窝头长大的穷小子,想也别想。不过,这位神仙抛却俗世拖累的洒脱态度,对我确有启发。于是,大学最后两年,我选修了一些“训诂学”和“文献学”之类看似没用的学问。大学毕业一年后,我抛却日后未必能到手的“金印”,从前程似锦的市直教育机关调到穷事业单位作家协会,从此过了半生“面又酸,仓陈米,木碗缺唇破笊篱。又无言,只有齑,甘心守分,胜如珍馐味”的清净日子,而“训诂学”和“文献学”也成为我建立个人学习体系的重要基石。
今年我57岁,重游蓬莱阁,“法器”“神通”“陆地飞升”之类的神仙和话头已经不信了,但仍然感到八仙对我具有深刻的吸引力。所谓何来?中年危机吗?不是。职业危机吗?可能吧。我干的是讲故事的行业,“教化世道人心”算是功能之一。我的作品对读者能有多少益处?“教化”不敢说,启发或者移情作用总该有些吧?曹国舅手持“云阳板”唱道情,以唱为主,以说为辅,点醒世人诸般痴梦,算是我们讲故事这一行的前辈。或许未来几年,写小说讲故事,唤醒世人的功能会变得格外重要呢?也罢,“穿草履,系麻条,披片蓑衣挂个瓢。半如渔,半如樵,蓬头垢面,一任旁人笑”。每个人都有这一生必须要做的事,我还是接着讲故事吧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蓝色长岛网|手机版|

蓝色长岛旅游网 - 长岛旅游 长岛渔家乐 长岛旅游攻略 TEL:15589607058 QQ:1290812623

© 2019 www.cdyou.net 营业执照 鲁ICP备13018536号-9

鲁公网安备 37063402000104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